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陕西羊奶粉跌宕20年

        陕西羊奶粉跌宕20年

        浏览次数: 日期:2014年3月10日

            1.目前,陕西奶山羊养殖模式依然是农户散养为主

          2.如今,宝塔乳业旧址已经被当地驾校占用,只留下斑驳业绩

          3.已经破产倒闭的宝塔乳业,曾经是陕西著名的羊奶企业

          4.陕西最具代表性的羊奶企业

          源起特殊任务

          在西安市乳业协会秘书长王伟民所能查到的资料中,中国奶山羊的发展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纪30年代。当时,陕西有一种土羊所产的羊奶被当地居民饮用。

          他告诉新金融记者,真正为奶山羊培育良种并推广的,是一位来自西北农学院畜牧兽医系的老教授刘荫武。

          刘荫武毕业于天津扶轮中学,1940年,他从西北农学院畜牧兽医系毕业后,选择了留校任教。也是从那时开始,他在中国开始了对奶山羊的研究。根据经验,刘荫武做了一次大胆试验,他把陕西土羊和瑞士莎能奶山羊放在一起育种。结果显示,这两种奶羊结合后,既能提高奶的品质,又很适应当地的生长环境。

          1960年前后,中国遭遇了3年自然灾害。当时,不少尚在哺乳期的上海纺织女工因为缺奶,出现了哺乳难的问题。这件事情引起了时任总理周恩来的注意,了解到陕西刘荫武等人在研究的奶山羊项目,周总理亲自给陕西省政府下批示,要求用陕西奶山羊支援上海纺织女工。

          “当时陕西富平产羊奶炼乳,可解决上海纺织厂生产线上女工哺乳难题。实施后效果非常好,据说当时大家都排队购买。”现任红星乳业常务副总的杨孝成告诉新金融记者,他大学的老师是刘荫武的学生,对这件事,他也曾听老人们讲过。

          因为这次政治任务,刘荫武等人对陕西奶山羊的培育更加用心,并不断到农村走访,进行宣传指导。奶山羊得到推广普及后,在陕西的民间还曾流传,“奶山羊是贫民的奶牛”。

          上世纪80年代末,陕西奶山羊养殖已经形成气候,陕西省政府曾带领各地乡镇成立以羊乳为原料的乳制品企业,这些乡镇企业不少便是现在羊奶企业的前身。

          规模化养殖之殇

          在此之后,陕西羊奶粉开始正式迈开市场化脚步,并在跌宕中艰难走到今天。

          王伟民说,在这20年间,陕西乳企最初只是以羊乳为原料,加工成10公斤装的乳粉,销往冰淇淋、奶糖等工厂。然而,这样的运作之下,不少奶企始终不温不火。近几年,当中国乳业市场经历过几场大变之后,原来大有名气的宝塔乳业等国有企业都走向了破产。

          遍布陕西的羊奶企业也因为自身独特的问题,开始思考自己的出路。

          这其中,最令王伟民印象深刻的是康华乳业。10年前,康华乳业作为陕西省第一个实践“万只奶山羊牧场”的企业,几乎受到了所有同类企业的关注。

          “2003年,‘豪情万丈’的康华乳业总经理周忠华想把自己的企业做大,抱着一定的决心,他从规模化养殖开始了。”王伟民说,如果成功,他们可能会给现在的企业提供样本。

          当时,经营红星乳业的王宝印也处在“迷茫期”,抱着观望的态度,他曾多次到宝塔乳业参观。

          令他遗憾的是,这场声势浩大的规模化养殖项目最终没有成功,投资巨大的康华乳业也以破产收场。

          “很可惜,因为免疫条件不够、经验不足,他们失败了,到现在债务都还没有还清,非常悲壮。”王伟民说。康华乳业是陕西羊奶圈“第一个吃螃蟹的”,但是,此后近10年间,没人再敢碰这只“螃蟹”。

          “直到现在,陕西羊奶企业都没有一个成功的规模化养殖案例。”王伟民说。

          王伟民回忆,10年间,每当提起奶山羊规模化养殖,陕西其他羊奶企业的负责人大都会担忧地问一句“时机到了吗?”。

          在他看来,这种“畏惧”成为后来制约这个行业的最大瓶颈。

          “现在,各地羊奶企业大都还固守在自己的领域,靠着从农户收散奶,不紧不慢地生存着。”他说。

          遇到瓶颈

          问题来了。王伟民告诉新金融记者,从2008年到现在,中国消费逐渐开始认可羊奶粉,在市场的引导下,陕西省的老牌羊奶企业都从原来卖附加值低的散装羊乳粉,逐渐开始做婴幼儿配方奶粉了。如今,陕西省持有婴幼儿奶粉生产牌照的乳企就有19家。

          “这10家企业中,没有一个企业拥有一个真正的规模化奶山羊养殖场。”王伟民说。在他看来,之所以没有,是因为陕西的企业家都有一种性格,就是不太会跟人争抢,每年赚够自己的钱,便不再想花钱去干有风险的事。

          然而,形势不等人。眼下,距离2014年5月底国家食药监局所要求的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企业必须完成换证工作仅有3个月的时间,这个被称为“最严国考”的政策要求,主要原料为生羊乳的企业,羊乳应全部来自自检自控奶源基地或投资建设的奶站;主要原料为全脂、脱脂乳粉的企业,应对原料质量严格控制,建立供应商审核制度,定期评估,等等。

          “这个‘新政’愁坏了不少羊奶企业家。”他说。因为国家对婴幼儿奶粉生产企业的要求越来越严格,跟投建有风险的奶源地相比,从去年开始,规模较大的红星、关山和御宝等企业都把大笔资金用在了改善自己的工厂和设备上。

          “他们没有资金再用来投资奶源地了。”王伟民对新金融记者说,一定层面上,他们可能还是不愿意去吃这个“螃蟹”。

          现在,陕西省的19家羊奶企业依然延续几十年来的传统,即从农户收购散奶。

          “稍微进步一点的是,他们取消农户送奶,改为建奶站,采取机械化取奶。”王伟民说。

          现在,整个羊奶产业在王伟民近40年的观察中还处于起步阶段。现代化的规模养殖是存在他心中的一个最大的瓶颈。

          奶源争夺之苦

          西安到富平的京昆高速公路上,刚刚结束一场会议的王宝印正急匆匆往回赶。眼下的乳业“新政”也已困扰他多时。与陕西其他羊乳企业相比,他并不担心奶源地建设和工厂设备的改造,因为这些他早已提前完成。他所期待的,是“新政”会如何执行。除此之外,就是对奶源地的保护上。

          在陕西,大家一致公认“陕西羊乳看富平”,这里有当地政府和企业共同保护下来的大片的优质奶源基地。比如当地政府投建的关中奶山羊基地。2007-2008年期间,陕西省农业厅曾连续两年在富平建设了20 个关中奶山羊良种繁育村,并对当地的养殖户给予了经济上的补贴。“十二五”期间,富平县相关部门又大力实施百万只奶山羊产业发展规划。计划经过5 年的发展,使全县奶山羊存栏达到100 万只。

          尽管政府的文件给了他们最大的希望,但是,位于富平县的红星乳业却为保住自己的奶源地付出过不小的代价。

          杨孝成告诉新金融记者,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之后,陕西省的羊奶收购价格一落千丈,逼迫大批养殖户不得不杀羊倒奶。但是在当时跟养殖户签有合约的红星乳业依然坚持比市面价格高1元多的价格收购。因为乳粉市场受打击太严重,当时红星乳业库存积压了1个多亿的货。

          “当时特别艰难,每天都有人上门要债。”杨孝成说。这件事导致红星乳业亏损1000多万,但是却使养殖户和奶山羊群保存了下来。

          不过令杨孝成感到无奈的是,因为一直以来奶源争夺激烈,他们自己只成为了“种树的人,却不是摘果子的人”。

          对此,王伟民表示,陕西羊奶奶源之争历来已久,最根本的原因是没有人愿意拿出资金投建自己的奶源基地。他介绍,陕西乳业的现状是企业多,奶源地少。目前奶山羊存栏量仅仅230万只,但是涉及羊奶的乳品企业却有30多家。而陕西奶山羊的养殖模式基本上都是农户散养,很少有企业愿意下本钱投建自己的奶源地,这就导致奶源争抢大战不时上演。最为典型的抢奶事件是相互抬价,把原来只有2-3元的羊奶价格炒到了现在的6元/公斤。

          “去年奶荒期间,牛奶价格涨到了6元,而羊奶只有5元。当时,西南地区一知名乳企跑到这里来收购羊奶,想用羊奶充当牛奶,当时,他们每天都能抢走好几吨。致使羊奶价格也被抬高到了6元/公斤。”这个事件中的最终受损者是当地的羊奶企业,但是,因为奶源地并不是自己投建,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羊奶被外地企业收走、价格被抬高。

          在王伟民看来,制约陕西羊奶企业发展奶山羊基地的有两个原因。一个是陕西当地小富即安的心理,“靠着现在的模式,一年挣几千万、利润几百万,小日子过得还不错”,所以他们就不愿意再折腾。另外一个是资金紧缺。他表示,最近几年,几家稍有规模的陕西羊奶企业为了扩大产能,都进行了大规模的设备投入;另外“乳业新政”信号发出之后,又有一批企业为了能顺利换证,也耗巨资对自己的旧厂房进行了改造,这就导致他们手上没有资金。

          “没有资金,那规模化养殖就成为了空谈。”他说。

          事实上,为了制止奶源争夺,陕西省相关部门早在3年前曾做出过一次规定,即“一村、一站、一企”。这份规定要求,每一个有规模的奶山羊养殖村,只能有一个收奶站和一家企业。但是规定发出几年,对于市场调控基本没起作用。

          “在他们去抢你的奶源的时候,没有人还会想起有这么一条规定。”红星乳业负责奶源收购工作人员表示。

          进入3月,新一轮收购羊奶的行动马上开始,即便相互之间都受奶源争夺之苦,但是他们还是无法制止这场无休止的奶源争夺战。

          走到台前

          如果不是看到2013年6月由工信部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婴幼儿配方奶粉安全生产的实施意见》,也许就没有后来那两场号召全国的羊奶粉行业会议。去年6月,因为发现了隐藏在这份《意见》中一个小小的变化,整个陕西羊奶行业变得活跃起来。

          王伟民告诉新金融记者,这便是《意见》中显示出来的一条规定,“任何企业不得使用除牛、羊乳以外的原料生产婴幼儿配方奶粉”,“这就说明我们羊奶产业得到了国家的认可,这对我们来说,是第一次。”他说。

          从那时开始,他便和自己的同事张罗汇集全国的羊奶企业,商讨未来的发展道路。之后他们召开了两次羊奶粉大会。总结出来,面对现在的乳业局势,羊奶粉产业要集群化发展,另外为保证奶源秩序,要建立自己的规模化养殖基地。

          “当时,御宝乳业、关山乳业、红星乳业、美羊羊乳业等很多家企业的老总都来参加,他们对羊奶粉的发展还是很有信心的。”王伟民说。

          最新数据显示,陕西省目前奶山羊存栏数为230万头,2013年的中国羊奶粉销售收入为35亿元,占据整个婴幼儿配方奶粉产业的4%。此时,几乎所有的乳业分析师及相关专家似乎一夜之间都看到了羊奶粉的价值,一致认为羊奶粉未来还会翻倍增长。

          从事羊奶产业研究近40年,这是王伟民第一次觉得羊奶粉终于有机会从幕后走到台前了。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